当前位置:河北国税外网 > 税收宣传 > 税收文化 > 文化苑地

安梨情结

作者:迁西县国税局 龚丽红  
发布时间:2018-03-19   字号:【

  超市里的水果琳琅满目,国产的、进口的、北国的、江南的都不缺,其中也不乏价格不菲的珍品,却很少见到土生土长的安梨。我不禁心中疑惑,是它太普通了吗?或许真的是物依稀才为贵,栗乡的山野里到处都是安梨树,安梨算是乡村百姓家最常见的水果,上不了城市的商场、超市这样的大台面吧。

  我对安梨却一直情有独钟,就像吃饭更喜欢玉米渣粥、小米饭,吃菜更偏爱白菜、土豆——谁让它们和我都是这片土地上土得掉渣的作物呢!质量上乘的安梨匀溜个儿,皮薄肉厚,酸中带甜,口感温润。若是十年前我可以一口气吃掉六个安梨,即便现在也能一连吃掉三两个,若不是倒牙了,还不想作罢。

  儿时随父母调动工作走出大山深处,后来又先后奔忙于自己的学业、工作、家庭,忙碌中很少回老家看看。前年国庆节,因为要给堂兄家“温锅”,回了趟老家。正值秋收时节,正赶上堂兄家还有几块玉米田没有收完。久违了农活的老爸老妈兴冲冲地要去帮忙,我更是兴奋不已,整日敲击键盘的人早就渴望着与大自然谈一场恋爱了。我并非先觉,不知道还会有一番与安梨邂逅的惊喜。久坐办公室的我从未干过“掰棒子”这样的农活,很快就气喘吁吁地败下阵来。环顾四周,见山坡上一棵老梨树高大雍赘,残留的几片枯叶在风中作最后的绝唱,似在追忆曾经风华正茂的过往,又似在为即将零落成泥而感伤。我正盯着这几片枯叶出神,忽然发现,叶片相互掩映中居然有几颗安梨悠然自得地随风摇曳着。这几颗梨子与怅然的树叶不同,它们骄傲地悬挂在高大的梨树枝头,完全没有被主人无意中遗忘的失落,倒像是它们刻意地抛弃了主人。毕竟梨子对主人的轻漫与我无关,而我的嘴巴和它们才是真正有缘的——这样想着,口水不由自主地多了起来。忙着扎麻袋口的堂兄一抬头,见我仰着脖子屹然不动,也向梨树斜睨过去,马上明白过来。他顺手从地上捡起小石块瞄准梨子向上扔,磕磕撞撞反复几次,终于几颗梨子匍然落地。我欢喜得像个孩子般连蹦带跳,然后一股脑把几颗梨子全兜在衣襟里。完全不顾及淑女风范,我坐在地头,用手一抹就大嚼特嚼起来,那津津有味的样儿活像在享用一桌美味佳肴。几颗酸甜可口的安梨让我过足了瘾。其实,那几颗梨子的外观并不好看,不仅不光滑,还生着成片的“水锈”。据说带水锈的梨子最好吃。就像一个在田间劳作久了的姑娘,脸庞不再细腻光洁,却用辛勤的汗水为收获的季节增添了一抹灿烂的金黄,为自己增添了栉风沐雨的淳朴气质。或许,我的想法,他人的眼光,根本就与她无关。我不禁心生感慨,芸芸众生,人也好,物也罢,能够不为世俗的眼光所扰,在茫茫宇宙中找准自己的位置,去伪存真、固守心灵的净土,便是美的。安梨也是如此,它从不刻意地粉饰自己,也不劳人们为它投入过多的精力,只是不折不扣地忠实于自己的生命旅程,安分守己地开花、结果。它并不漂亮的外表,并不影响人们分享它内在的甘醇。

  陈年的美酒会让人回味无穷,那年的金秋、那年的玉米田、那年风中的老梨树,和带水锈的安梨,就是珍藏在我心中的一坛陈年佳酿。在今后悠长的岁月中,我可以慢慢地品味,它日益浓郁的芬芳……

相关附件如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