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河北国税外网 > 税收宣传 > 税收文化 > 文化苑地

家和万事兴

作者:邢台市国税局 李建立  
发布时间:2018-01-31   字号:【

  家是父亲油封的腌肉,是母亲缝制的棉鞋,家是珍藏在心底的记忆,是一辈辈人传下的“老理儿”。

  过年就是过风俗,老家的年执拗守着古老的“规程”。一入腊月门槛,年追着脚后跟。“二十三,蒸糕圈;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磨豆腐。。。。。。”一辈辈山里人数着黄历使日子。年越近,心气越旺,风箱拉得山响,婆媳唠得火热。赶到腊月二十八,家家户户贴对联。对联一般请本家族长爷爷写,老族长粗通文墨,最得意便是横批“家和万事兴”。对联一贴,山乡小院盈满喜庆祥和。

  瞅一个蓝格莹莹好晌,劳碌了一年的叔伯们便将祖谱请出来,恭恭敬敬地悬挂到正屋左堂显眼的位置。

  自此,乡亲们一个个变得更加贤和勤谨,敬老人,睦兄弟,亲子孙,善四邻。他们不时念叨,祖宗看着呢。从腊月到正月,乡亲们的日子更有谱了。婶娘们趁着天黑加塞儿,吆驴套碾,粉面碎米;叔伯们跟着脚儿担水劈柴,杀猪宰鸡,祖宗催着呢。请来祖谱,乡亲们有了寄托,有了底气,有了念想。请来族谱,兄弟才像兄弟,妯娌才像妯娌,家才是家,这年才过得有年味。乡亲们虔诚地守着老风俗,虔诚地拜着列祖列宗。早中晚饭第一碗先敬给列祖列宗,蒸馍煮肉前先给列祖列宗念叨念叨;起锅后,先端给列祖列宗尝尝,颇有“早请示、晚汇报”意思。这规矩可不敢破,否则,馍肉蒸不熟,兄弟失和,家就不像个家。

  大山褶皱出来的孩子,有谁能忘记祖谱呢?一幅古旧的写满密密麻麻列祖列宗名字的土织棉布,哪一个漂泊的游子不在心底牵挂呢?

  老族长保存着唯一的一幅老谱,虽不及孔家孟家的族谱派得周正齐全,但也密密麻麻排到了根上。祖谱好宽好长呢,顺着梯子从房檐直垂到阶前。趁着年口,那些不知什么年月外迁的后人们不惜爬山涉水赶来认祖辨宗。祖谱前,一跪地嚎啕大哭就起不来了,多少年了,多少年了,才找到了祖宗找到了根呀。找到了祖宗也就找到了叔伯弟兄找到了辈分,本家亲人拜访个遍。到一家先派辈分再续亲情,叙童年模糊的念想,叙这些年找宗找根遭得苦,叙出了一片唏嘘、一缕久违的亲情。

  那年,随母亲改嫁远走上海60多年的老姑回来了,循着时断时续的记忆回来了。一走60年,对亲爹的狠对老家的怨埋在心底郁结60年,再无半片音信。去时咿呀小丫,归来已是两鬓斑白。物是人非,乡音不改,心却有了缝儿。一声尖哑的“先人呀”喊得在场的本家人肝肠寸断。跪在族谱前,心里的疙瘩瞬间消释。临走时,抄录了祖谱,包裹起一把老家的泥土。在村口对送别的人慨叹,没想到,60年还能找到根,这下好了,魂有了家了。

  年三十晚上,红灯高挂,鞭炮震天,成家立业的小辈提一瓶酒,端一碟菜聚集到老族长家守岁。落地木桌一字排开,杯盘碟碗错落迭放。久不见面的叔伯兄弟围坐火炉,老族长捻着白须,指着祖谱絮叨家族渊源,叮嘱兄弟齐心,其力断金。家是脐带、是血脉、是咱生生不息的根呀。那一刻,漂泊的心有了归宿,你品我一口菜,我尝你一杯酒,酒浓情更浓,不知不觉醺醉于浓浓的亲情里。

  山里人有山里人朴素的生活智慧。老家家家户户年口杀猪。整扇猪肉剥光洗净,剔成馒头大肉方,用滚烫的猪油炸透,以精盐、蜂蜜浸封,制成腌肉,来年一年都有肉香了。过年待客,或烧或炒,外焦里嫩,油而不腻,堪称一绝。

  老家喂出来的猪瓷实,肉质细腻,不柴不燥,随了叔伯们憨厚的脾气。老家的腌肉更像叔伯们一样倔强,死死守着老家挪不开窝儿。有不少城里人淘来老家腌肉的“方儿”买来猪肉学做。可腌出来的肉不是嚼不烂就是不对味。叔伯们哈哈大笑:“腌肉得会调和”。单单一道炒糖色工艺,尽显调和之道。炒油不温不火,老酱、红糖懈开,顺一个方向慢慢搅均,酱里有糖,糖里融酱。

  婶娘们喜欢用腌肉手擀面待客,也是深得调和之道。卤汤里洋溢着老家的滋味。切得薄薄地腌肉,西红柿韭菜,红的红格峥峥,绿的绿格莹莹,再配几根短粉条,真真一锅桃花、杏花吵吵闹闹的春天了。卤汤起锅,把切碎的葱花用香油调匀,舀一勺面汤当头浇下,香味便更浓郁了。

  老家叔伯们常说,过光景该把得住稠稀。偶有弟兄妯娌因宅基地、分家打得鸡飞狗跳。老族长拄着拐杖颤微微赶来“断理儿”:

  从前,有几个亲兄弟,经常吵架。一天,父亲把兄弟几个叫到面前,先抽出一根筷子说:“谁能把这根筷子折断”。大家很轻松就折断了。父亲又抽出一把筷子,让大家试着折,兄弟几个使尽吃奶的劲儿都折不断。父亲说:“拧成一股劲儿才结实”……

  流传了祖祖辈辈的“故话儿”、“老理儿”,故事就这么简单,理儿就是这么个理儿,却能捺住气头泼熄火。

  调和味道,调和光景,调和人情世故,一个“和”字尽得精髓。

  家国天下,和则受益,和则利远。毕竟,咱中国人都讲究“老理儿”——“家和万事兴”。

相关附件如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