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河北国税外网 > 税收宣传 > 税收文化 > 文化苑地

那一方土炕

作者:赤城县国税局 王光  
发布时间:2018-01-02   字号:【

  或许是青春远了,近来,常常会梦到童年的那段时光,梦里总会出现家中那一方土炕,依稀觉得我仍然在那张炕上酣眠。

  炕,是北方农村特有的家居物品,冬暖夏凉。尤其是冬天,农村人根本离不开它,忙碌了一年的四分之三,或许只有冬天的“老婆孩子热炕头”才能让他们感到舒坦和幸福。

  炕是由一块一块的“炕板子”搭起来的,“炕板子”是用土、草秆加水和在一起放到特定的模子里在夏季灼热的阳光照晒下制成的,能够搭炕的“炕板子”不能有裂纹,必须要坚实。就像农村人一样,朴实。搭炕也是一个技术活,要规划好各条通道,连接灶台和烟囱,这样才能排烟供暖。

  我出生在冬季,一出生就躺在了暖暖的炕上,从此就与炕有了不可割裂的关系。躺在它厚实的怀抱里,学会了包容;沾上了泥土的气息,学会了宽厚;嗅到了青草的味道,学会了清白。这是我初生之时,土炕赋予我的。

  如今,窗外寒风肆虐,大雪纷飞,我忍不住裹紧了被子,身下的褥子有些凉,更下边的床板并不能给予我一丝温暖。真怀念那一方暖炕啊,管它外边风雪交加,只要你睡在烧好的炕上,身子下面始终是烫烫的、暖暖的,更是幸福的。土炕,不仅仅只是用来睡觉的,农村人吃饭、唠嗑、娱乐都是在炕上。我还未出门求学的时候,常常和伙伴们在炕上打牌,玩游戏,在谁家玩的晚了小伙伴们便挤在谁家大炕上沉沉睡去。或者是一场大雪过后,出去堆完雪人、打完雪仗、溜完冰,带着冻得通红的脸蛋、冰凉的手脚、因为沾湿而结冰的衣服爬到烫烫的炕头把衣服烘干,把手脚捂暖,睡梦中母亲温柔的手将滑下去的棉被轻轻覆上我裸露的肩头,夹杂着几声低喃的薄斥,我在充满爱的土炕上,健康、快乐、幸福地长大。

  夏日炎炎,家门口的那棵大榆树也被晒得无精打采,我常常读书的那块阴凉地也不再凉爽,这个时候我就躲到我家的大炕上,贪婪地享受那土炕带给我的凉爽,有时候躺在炕上看书,不知不觉地就会舒服的睡去,醒来的时候总会发现脸上多了几道书印。最喜欢的是夏天晴朗的夜晚,窗外的繁星满天,我在那张大炕上滚来滚去,全身都是凉爽的,舒服极了。

  儿时的记忆并未随着家里土炕的消失而略减几分。真是怀念那一方土炕啊!而今,生活在外,土炕在我心里不仅仅是睡觉的床,学习的书桌,儿时的游乐场,更是装满亲人叮咛的故乡。

相关附件如下: